手机网
极速快3

人物 | 越剧“十姐妹”中的张桂凤

2020年6月23日 10:47来源:极速快3网-萧山日报

人物 | 越剧“十姐妹”中的张桂凤

  张桂凤(1922-2012),瓜沥镇坎山人,1936年去嵊州(时称嵊县)学戏,工老生角色,兼习小生、花脸,后又兼习徽班武功和绍剧,1941年开始到上海与袁雪芬等同台演出。1947年参与了《山河恋》的联合义演,成为著名的“越剧十姐妹”之一。新中国成立后,曾为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演出,因为参与了新中国第一部彩色越剧影片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的拍摄名声大震。在长期的演艺生涯中积累了越剧剧种的丰富经验,为越剧艺术的发展作出卓越贡献,2008年2月,被命名为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越剧代表性传承人”。2012年3月4日在上海徐家汇中心医院病逝,享年90岁。

  因义演一举成名

  张桂凤出身于坎山贫民家庭,父亲略有文化,以剪羊毛兼缫丝为业,生活艰难。张桂凤年幼时就喜欢唱戏,而且记性极好,善于模仿,听到的说唱她就能有板有眼地脱口而出,腔调高昂,邻居说她是个演戏的料。说来也巧,张桂凤14岁那年,父母到嵊县缫丝,听说当地正在招收“小歌班”艺徒,父母经商量后决定让阿凤(即张桂凤)到戏班习戏。在坐夜航船去嵊县的路上,父亲语重心长地告诫她:“以后的路要你自己去走、去闯,做戏虽然名声不大好,但行行出状元,只要能够把戏学好,也同样能够立业,但必须牢记‘清清白白做人,认认真真学戏’,千万不能为钞票而失节,习艺无止境,名节比山高,父母没有什么企盼,只希望你能靠自己的唱戏养活自己。”张桂凤带着父亲的嘱咐,开始了她长达60余年的舞台生涯。

  当时的越剧并不称越剧,而是无丝弦伴奏,随鼓板的笃声说唱的“小歌班”“的笃戏”,难登正式舞台,只能在乡间草台或祠堂庙宇演出。因为演出的剧目多为委婉曲折的爱情故事,深受百姓的欢迎。那年月“戏子”形同贱民,常受歧视和欺压。唱好了台下会起哄、掷红包,唱不好流氓地痞便向台上乱掷石块、脏物。这种场景张桂凤自然是知道的,但她知道家境的贫寒,别无选择,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,演出个名堂!

  一进戏班,师傅第一句就是问她能不能吃苦?张桂凤咬咬牙,坚定地说,“凡姐妹们能够做到的自己也一定能够做到!”师傅亲切地拍拍她的肩头说,“家有家法,行有行规,既然你已有吃苦的准备,就必须知道学戏的行规……”学艺的历程很是辛苦。每天清晨练嗓子、习武功,下午到晚上随师父学唱。因识字不多,唱词须跟随师傅一句句地学,既要学会唱调,更要记住唱词,还要学会“戏步”,第二天如果背不出,或戏步乱套,不是敲手掌,便是罚跪。张桂凤个性倔强,不甘落人之后,每天深更半夜还在学走戏步,学练戏功,往往是在死记硬背台词中睡去。勤学苦练一年多,便正式上台演出,长期的认真习练获得丰厚的回报,首场演出大获成功,赢得了台下观众抛上来的许多红包。师傅笑了,告诫她艺无止境,张桂凤下定决心要成为舞台上的“状元”。

  张桂凤所在的戏班很快唱红,不仅在嵊县,也到常山、绍兴、金华、慈溪一带演出。三年后,戏班来到安徽,她看到当地“徽班”的武功特别好,便拜徽班“越明舞台”的武戏师傅邢胜奎为师,奠定了她的武功基础。1941年她所在戏班因有一个张桂凤和一个张正仙,故被取名为“凤仙舞台”(剧团名),闯入了大上海。在上海她又拜著名绍剧老生筱芬锦为师,有了绍剧的功底。张桂凤通过多方拜师,拓宽了戏路,丰富了剧目。

  1942年,张桂凤的演艺已有一定的名声,尤以老生角色闻名。是年10月,她走进了上海大来剧场,与袁雪芬、范瑞娟等姐妹同台演出《古庙冤魂》《蛮荒之花》等剧目。其后,又参与了现代剧《祥林嫂》的演出,使越剧紧跟时代迈向巅峰。风华正茂的张桂凤因出色地扮演了《祥林嫂》中的卫老二,走红大上海,蜚声越坛。

  1947年,解放战争如火如荼,十里洋场的上海滩,民众在怒吼,百姓在抗争,戏曲舞台不能没有自己的声音,以袁雪芬、范瑞娟、傅全香领衔的东山越艺社,决定以义演的形式,演出表达人民心声的《山河恋》!因义演需要参与演员签订合约,由袁雪芬领衔,先后在合约上签名的有尹桂芳、徐玉兰、竺水招、筱丹桂、袁雪芬、张桂凤、吴小楼、傅全香、徐天红、范瑞娟,无意中,张桂凤跻身于“中国越剧十姐妹”,同时也奠定了张桂凤在“十姐妹”中“头肩老生”的重要地位。

  盖过小生的老生

  张桂凤虽然独攻老生角色,但她能广取博采,勤学苦钻,京剧、昆剧、晋剧、川剧、绍剧、徽剧都曾认真学习,日积月累,无论是传统剧、历史剧、现代剧,她所塑造的角色都符合戏曲表演特征,不仅有行当的技巧,更具有活生生的人物个性和形象。因她的戏路很宽,擅演剧目众多,从帝王将相到无赖地痞,塑造了诸多角色,除了老生行当,对丑角、老旦也多有涉猎。如《西厢记》中的崔夫人、《祥林嫂》中的卫癞子,以及由歌剧改编的《江姐》中的双枪老太等等,获得广泛赞誉。

  在以才子佳人为主要内容的越剧中,仅以老生角色登台是远远不够的。但张桂凤在《凄凉辽宫月》扮演的道宗帝与萧皇后的情深意笃,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小生。在唱腔上也富有创意,与人物的身份、性格非常贴切。这与她一直十分注重演员一定要“走内在”的思维有关,她在演出中悟到,表演一个人物,必须从人物心理出发去理解人物、体验人物;注重挖掘人物的“里三层”,她多次说过“演员必须要把剧本读透,把人物的来龙去脉弄清楚,走进人物的心里头,达到进入角色”。在此理念的指引下,她成功地塑造出《梁祝》中的祝员外、《金山战》的中韩世忠、《西厢记》中的崔夫人、《打金枝》中的唐皇、《祥林嫂》中的卫癞子、《李娃传》的郑北海、《九斤姑娘》石二佬、《二堂放子》刘彦昌、《三看御妹》刘金龙、《江姐》中的双枪老太婆、《天国风云》李昭寿、《桃李梅》中的母亲……一个个鲜明的舞台艺术形象不胜枚举,演出的角色包括了帝王、将帅、官吏、夫人、书生、员外、无赖、英雄、叛徒、财主、商贩、老妪……成功塑造的人物形象之多,反差之大,在戏曲史上也不多见,不仅体现了她的技巧,更体现了她的智慧、她的视角、她的胸襟、她的心境,因而,被越剧界戴上了“性格演员”“千面人物”的桂冠。

  张桂凤的人物刻画,也体现于她的唱腔。她从不需要别人为她设计唱腔,她曾说“演员创造人物,唱腔要自己琢磨,自己设计,唱出人物特点。”在戏曲全盛时期,各剧种的表演艺术家和从业人员,几乎都在传承和吸收的基础上,自己依据人物性格设计唱腔曲调,张桂凤更善于揣摩每个角色的唱腔语汇,除运用越剧固有的曲谱外,还借鉴吸收绍剧、京剧、民间小调等作为素材,融会贯通地创造出符合人物特色的唱腔。就连白口都有她自己的独到之处。如《二堂放子》中的刘彦昌,说服夫人留下秋儿放走沉香,在万般无奈中抉择取舍。她的白口情理交织、动人心魄。《打金枝》中的唐皇,识得公子被打真相,权衡得失,趋利除弊,在从容不迫的念白里透出明智的思辨。《九斤姑娘》中的石二老对张箍桶的白口,为娶儿媳九斤姑娘持家,言语间成竹在胸、巧作安排……

  在艺术上,张桂凤对人对己都很严格,袁雪芬曾说:“张桂凤这个人脾气大,本事也大,她在业务上的钻研和成绩是不可替代的。”与张桂凤合作过的编剧几乎都与她争执过,但编剧还是喜欢把剧本送到她手里,因为“本子在她手里转一圈,总会有所提升。”在才子佳人戏当道的越剧界,老生行当常常只能是个配角,但张桂凤却以老生这一角色确立了自己的艺术地位。对此,有位青年编剧做了很好的总结:“越剧界,金生银旦比比皆是,如张桂凤老师这般在老生领域造诣非凡,一枝独秀,却是越剧界的珍稀财富,是钻石老生。”

  言传身教育桃李

  新中国成立后,越剧之花在戏剧舞台上大放异彩。1950年张桂凤有幸进入中南海为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领导人演出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其间中央领导掌声不断,成为张桂凤艺术生涯美好的记忆。1953年,她又与范瑞娟、傅全香主演并拍摄了新中国第一部彩色越剧艺术片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。紧接着又有接二连三的出国演出,1955年6月至7月,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多场演出;同年7月底至9月,又在苏联多地演出;其后又先后赴法国、荷兰、比利时、卢森堡、加拿大、朝鲜等地演出。同时,在上海多次参加了由外事极速快3组织的为到访的国家级代表团和国际友人的演出,1960年她又参加了上海市委组织的西北建设职工慰问团,到了兰州、玉门、西宁、银川、西安、敦煌等地慰问演出。改革开放后,她虽已上了年纪,仍参与了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《李娃传》《西厢记》等戏曲电视片的拍摄;1991年,她将她拿手的折子戏及片段,摄制成6集电视片《张桂凤艺术集锦》。2014年,由黄德君主编的《越剧老生泰斗——张桂凤文论集》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。

  张桂凤于196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为上海市第八、九、十、十一、十二届政协委员,改革开放后被评为一级演员。

  她把一生全都献给了越剧事业,从戏60年,其中极大部分都是配角,甚至只有一句台词的配角,但都十分投入。她时时刻刻想着剧中人物和人物的情感,经常会在路上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。她的从艺精神为同台的演员、后起之秀深深敬佩。

  她桃李满天下,在越剧界闻名的王金萍、章海灵、费禄娇、乐彩珍、张国华、张承好、吴群等都是她的弟子,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浙江小百花的董柯娣。她对弟子非常严厉,说话常常直抵要害,不给人留面子。董柯娣清楚地记得,1982年她到张桂凤家里学《二堂放子》,老师吃饭也在说戏,晚上睡觉聊天说的还是戏,达不到要求,就会一遍遍地教,一遍遍地教她重来。老师拿到剧本后,不是先背台词,而是先分析戏的主题、风格、人物特征、关系、心理活动等等,理清线索,然后设计唱腔、形体动作。时隔30年董柯娣依然记得老师的那句口头禅——“讲究人物”。

  张桂凤对身外之物都不在乎,只在乎剧本的剧情和演员的演艺。即使到了“新越剧”时期,老生行当基本退位为“永远的配角”,但她仍以富有创造力和说服力的表演征服内行、同行和观众。这不是为了表现她自己,而是为了给新手言传身教。上世纪90年代以后,她退休了,除了偶然接见曾经的艺徒外,几乎很少出门,日常生活过得十分低调。她有许多子女,但都没有因她的名声而获利。80岁以后的10多年里,很少在外露面,除了保养身体,就是阅读历史书籍。凡电视中播放历史正剧,她都喜欢看,但不喜欢赶时髦,偶尔的娱乐就是和王文娟等老姐妹打打小麻将而已。

  2013年3月3日,张门弟子集聚于上海龙华烈士陵园3号门,看望已经永别一年的老师,到者除在上海的几位弟子外,还有浙江的董柯娣等6人。大家带着一个共同的心愿:“更幸福地生活,更快乐地生活,是对已经作古的亲人最好的祭奠和供奉。因为在我们身上,还不得不携带上老人家没能继续下去的那一份事业!”

作者:文/ 王纾涛  
编辑:周颖

相关新闻

极速快3网版权声明

    根据极速快3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,极速快3网拥有萧山日报、萧山电视台、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,版权均属极速快3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极速快3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图片新闻

头条推荐

视频推荐

新闻 即时报 专题 视频 教育 房产 理财 家居 健康 汽车 钱塘新区 网络问政 湘湖社区 北干楼宇 钱塘新闻网